答案誊写兼职(医疗科普兼职已成产业链)
本文摘要:六毛、八毛、一块二……网络上一条有患者、有专家、有问有答、内容完整的医疗科普问答,很可能是明码标价请人编出来的,而且这部分编撰者并不是医生,而是通常兼职网友。最近

六毛、八毛、一块二……互联网上一条有患者、有专家、有问有答、内容完整的医疗科普问答,非常可能是明码标价请人编出来的,而且这部分编撰者并非大夫,而是一般兼职网友。

近期,于婷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医疗科普兼职群”,结果摇身一变成为医学专家,儿科、妇科、肿瘤科……几乎所有科室的医学问题,她都编过:“有了这次经历,将来有点儿头疼脑热,我再也不敢上网搜索了,还是去医院吧。”

本报记者进一步追踪调查发现,同意任务、发布任务、回收问答,医疗科普兼职已经形成产业链。

入伙

医疗科普成零门槛兼职

大学刚毕业一年,于婷时常在网上找点兼职,而她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还能去做医学有关的兼职,“我有自知之明啊,又不学医,根本不懂。”

前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正在豆瓣网“闲逛”的她,看到了一则医疗科普兼职招募帖。身为“科技唆麻”的网络编辑,好奇心驱使于婷“越走越近”,容易搜索后她发现,网上有不少类似的帖子。内容说得非常简略,只不过强调兼职需要并不高,“几分钟一题”“日收入上百”“答案在网上找就好”“复制粘贴就可以”“借鉴资料用我们的语言写出就好”。

“以前,我一个人身体有点不舒服,第一件事就是想着上网搜索,查一下,知道一个大概。假如网上说我这种症状不紧急,也就不会去医院了。目前发现,居然有人声称在招募医学问答、医疗科普兼职,忽然感觉事情有点大了。”携带好奇心,于婷决定当一把“卧底”,她注意到大部分兼职招募都用QQ群联系,于是自己也搜索了一下,发现这种群很多存在。

借助QQ加群功能,以“兼职医疗”“医疗问答”等关键字搜索,可以找到不少类似的兼职信息群,这部分群有的可以直接进入,群通知里也容易明了地写着做这份兼职“会用电脑”就好。

于婷加入的是一个近900人规模的医疗科普兼职群,群里有人专门发布任务,感兴趣的群发就可以与发布者私信。记者也进入了几个兼职群,发现这部分群虽然都有几百人的规模,但从来无人聊天。管理员会在群通知里了解地写明“游戏规则”——进群先看群文件,知道基本的任务需要,然后等待任务发布,私信领任务。

于婷与一个发布任务的“X先生”联系上,从他那里得知,领兼职任务的除去大学生,还有社会职员和家庭主妇,这几乎是一种零门槛的兼职。

任务

“内容搬运工”扮医疗专家

具体应该如何拓展工作呢?于婷介绍:“容易说就是搜索、复制、修改,是一种伪原创,不是自己凭空瞎编的,更不是完全复制的。”

记者查阅了数个兼职任务的规则文件,基本上可以概要出医疗科普撰写的要点。

第一,医疗科普问答通常由标题、患者描述和大夫回答构成,这部分内容需要语气尽可能不同。标题比较容易,多为发布任务者提供,是明确准确的疑问句。对患者描述的需要比较多,要尽可能多切换角色,不可以一直第一人称“我”,要用“我老婆”“我帮闺蜜问问”“我儿媳妇”等,还要客气礼貌。大夫回答需要冷静、少用口语、尽可能专业,像“从你的描述看”“通常来讲,这样的情况是”之类的语句,是最常见的“说话的艺术”。

除此之外,文章内容的出处也有门道。任务发布者觉得,百度、迅速问大夫、39健康网、丁香大夫等网站,是比较可靠的科普出处。

最后,修改是相对最难的一步。每一个任务对修改的需要不同,有些需要原创高于10%,有些需要原创高于30%,但大体需要比较接近。所谓原创,需要科普内容撰写者要保留核心内容,替换不重要的词汇,譬如用“十分”替换“很”、用“可能”替换“或许”、主动句变被动句等。

根据此规则,“你老婆这样的情况大概是存在过敏,但也不可以排除有胆汁淤积综合征的可能”,摇身一变成了“你老婆可能存在肯定的过敏反应,另外胆汁淤积综合征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因此要考虑胆汁淤积综合征的可能性”,就是比较成熟的修改。

记者发现,有的兼职群需要兼职者自检原创度。办法非常直接,复制自己撰写内容中的40个字,放到搜索引擎中,假如出现连续5个字飘红(专有名词除外),意味着原创度不合格。

洗稿

咬文嚼字难逃知识错误

在学会了基本的工作规则后,于婷成功迎来“试标”。“X先生”给了她一个专业众包系统的试做账号,让她完成5个医疗问答的撰写。这5个题涉及月经、痛风、心肌炎、骨肉瘤……可谓五花八门。

做完“试标”后,“X先生”逐字逐句跟于婷解说细则,主如果针对文字表述。于婷感觉到,医疗科普的撰写事实上是一种“洗稿”行为,既通过篡改、删减等方法,变相对他人的原创内容进行抄袭——相对于给长篇文章洗稿,医疗科普问答是洗稿中比较容易的一类。

于婷感慨于“X先生”对“洗稿”需要之精:“从工作认真程度来讲,他相当负责任,对患者和大夫的角色定位也非常准。但我感觉,作为医疗科普工作者,仅靠这部分是不够的。”为了考验他们的医学专业常识,于婷在做“试标”时设了一个陷阱,她故意写错了一条医学知识,结果“X先生”完全没知道,依旧仅针对文字表述提修改建议。

中国法院网上有一篇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张璇的署名文章——《关于“洗稿”的若干法律问题》,其中提到:“‘洗稿’实质上就是著作权侵权中的‘高级抄袭’。因此,假如原创作品的权利人觉得我们的文章或短视频等作品被‘洗稿’了,可以通过提起著作权侵权之诉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产业

多家医疗网站现任务单

这次卧底经历让于婷非常吃惊,除去不再敢用互联网搜索判断病情,她也没想到这种容易的医疗科普洗稿已经形成产业。

在www.zg-scm.com于婷撰写医疗科普的过程中,她用的是一个健全的众包系统,这个系统不但可以答卷,还能审题。兼职者撰写的医疗科普,出现任何违规词汇,系统都会提示“不通过”。大学时学过编程的于婷评价这个系统,“已经相当精细。”

不过有一次例外,正在答卷的于婷,发现系统崩溃了,她询问后才知晓,原来是答卷的人太多,把题库答完了。后台补充了新题目后,系统恢复正常。而于婷注意到,仅“X先生”旗下,就有300多人的团队在做兼职。“而他的上层还有领导,那个人手下至少有个千人团队。”

于婷表示,尽管每条医疗科普的价值只有几角钱到一块多钱不等,但“X先生”曾说,假如工作努力,一个月挣3000块钱,是非常平时的收入。

这样规模的兼职团队,把大量的医疗科普供给哪个呢?于婷数次试图询问,都没得到正面回答,只换来一句建议,不要随便在搜索引擎上“提问治病”。而记者发现,在几个兼职群的任务单中,出现了“三优亲子”、“九松健康”、“柠檬爱美”等医疗网站的名字。

出处:北京晚报记者孙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