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列表

长沙一混凝土老板欠亲朋好友千万巨债|tokyo hot n0697

作者:北京夜明珠节能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ymzjn.com 发布时间:2015-07-24 11:42:27
长沙一混凝土老板欠亲朋好友千万巨债后“失踪” (原标题:长沙一混凝土老板欠亲朋好友千万巨债后“失踪”)红网长沙7月22日讯 承诺高额分红,称有在某政府部门担任官职的姐夫姐姐可为其“做担保”、助其“拿项目”赚钱,长沙市开福区一家名叫新城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城混凝土”)的原姚姓老板,先后借下亲朋好友1000多万后玩“失踪”,从5月至今杳无音讯。无奈之下,7月22日,20多名债权人组织起来,集体前往新城混凝土讨债。债权人不下50个 多为亲戚朋友同学根据长沙市搬迁三环以内混凝土搅拌站的相关规划,位于开福区捞刀河道捞刀河村的新城混凝土旧厂,如今已经停产并搬迁到了位于湘江北路的望城船厂内。旧厂门卫室的墙壁上,不知是谁歪歪斜斜地写下了“还我血汗钱,让政府主持公道”两行黑色的字。姚建平是集体讨债人之一。他告诉记者,欠他们钱的人叫姚某新,原是新城混凝土的老板,与其是堂兄弟关系。因姚某新曾承诺转给他30%的公司股份,自2012年起,姚建平以担保人身份先后为姚某新借了240多万,其中最大一笔欠款160万,来自他自己的亲舅舅。讨债人姚福强今年65岁,以种植各种农作物卖钱为生,是姚某新位于望城区东城镇静慎村老家的邻居。2012年,姚某新以“搞工程缺资金”为由,向他借了3万。今年5月,姚某新再次向这位老农民借了2万。“借的时候他说,我什么时候想要,就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他。”如今,姚某新不仅电话打不通,人也不见了踪影。肖女士是姚某新的初中同学,也是老乡,共借给姚32.88万。其中有她自家的钱,也有她做担保人向自己的弟弟、妹妹等亲戚借来的钱。今年1月,一场大火将其弟弟肖祥辉的南杂店付之一炬,她“以恳求的语气”打电话向姚某新讨债,却没讨到一分。肖女士将其发给姚某新的短信翻给记者看。今年以来,她已经给姚发了数十条讨债短信,每一条都写得十分委婉,甚至可说是小心翼翼。然而,姚只在今年5月5日回了她一条,向她表达歉意,诉说自己创业的不易,承诺一定会还债。在讨债人中,除了肖女士,还另有四五个人都是姚某新的同学,其中有一位女士自称与姚是“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同学。这些同学借给姚的钱,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且打下的借条,都是以姚某新的个人名义而非公司名义。在出事之前,同学彼此之间并不知道姚某新找很多人都借了钱。“借给他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有那么大个烂摊子。”多位讨债人称,姚某新至少欠了50个人的债,涉及金额1000多万,本金利息加起来甚至可能达2000万。转掉所有股份 被讨债人视为“赖账”策略欠下巨债,人却不知去向。讨债人找上新城混凝土公司,才得知姚某新早已将所有的股份转让出去,现在他既不是公司法人,也不再在该公司担任管层职务。为了确认这一点,大家跑到工商部门,复印了新城混凝土注册相关资料及数份股东会议纪要。资料显示:2010年9月,新城混凝土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其中姚某新只占49%的股份,另有一名周姓股权人占51%。2012年4月,周将所有股份转让给姚,姚自此持有新城混凝土100%的股份。2013年6月,姚将50%的股份转让给一名李姓出资人,将30%的股份转让给一名胡姓出资人。其中的胡姓出资人,身份证号显示当时他只有23岁。讨债人陈女士告诉记者,这两个新股东,实际上都是姚某新的亲戚,胡某则是姚的一个表侄,目前仍在美国读书。也就是在这次股东会议上,姚的执行董事、总经理、法人代表职务由瞿行(化名,现新城混凝土法人代表)接替,姚只担任监事。2014年7月,姚某新将30%的股份转让给姚元(化名)。多位讨债人告诉记者,而这个姚元,实际上就是姚某新的一个姐姐,在某国企性质的路桥公司任职。2015年2月,姚某新的姐姐姚元,将持有的30%的股份转让给聂某。多位讨债人称,聂某实际上是姚某新在政府部门任职的姐夫的战友兼老乡,在长沙拥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在讨债人看来,股权转来转去,实际上都是掌握在姚某新一家人手中。姚转掉所有股权,不过是他为了“赖账”而采取的一个策略。讨债人谢女士曾先后给姚某新借了43万,如今还有7万没讨回。她告诉记者,姚每向他们借债或推脱讨债时,都会提起自己在长沙市某个政府部门担任纪委书记的姐夫姚某。“他(姚某新)每次表达的意思就是说,有他姐姐姐夫为他做担保,又能给他拿到项目赚钱,让我们放心。”店面被封银行账户被冻结 一债权人直呼“想跳楼”史林波与姚某新早年是朋友,也曾在新城混凝土任监事一职。2013年3月,姚某新找史林波借钱,并承诺每年给他占借款数额20%的分红。随后,由姚某新“负责在银行找人”并承担利息,史林波以自己拥有的一个60平米店面为担保,从银行为姚贷款90万。2014年贷款到期后还贷后,姚再次以史林波的名义,从银行借出100万。今年4月,姚向朋友谭彬(化名)借了50万还银行贷款。6月,因联系不上姚某新,谭彬将史波告上法庭。因为此事,史林波的店面被封。史林波与姚某新之间,还涉及到一台泵车。2014年1月,受姚某新“鼓动”,史林波为乙方,姚做担保,以分期三年付款的方式,花168万买下一台二手泵车。泵车买来后,姚以将泵车放在新城混凝土公司“更好赚钱”为由,将泵车从史林波过户到公司一司机名下。实际拥有泵车的姚某新“失踪”,史林波无力还钱,分期付款逾期。采访之际,史林波接到银行电话得知账户被冻结,直呼“想跳楼!”找不到姚某新,这些债务该向谁去追讨?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付永庆表示,如果债权人可以提供盖有新城混凝土公司公章的借条,或盖有该公司公章的其他相关借款证据,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向公司追讨。而其他债权人则可以以被诈骗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红 时刻新闻记者 芳)
上一篇:教育部:社会考级不能作学生艺术特长测评依据|美国军 下一篇:胜负只在毫厘间 标致408对比别克威|澳门足球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