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杭州近300个信息亭瘫痪 成碍眼摆设|色播四间房

作者:北京夜明珠节能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ymzjn.com 发布时间:2015-07-06 11:13:58
杭州近300个信息亭瘫痪 成碍眼摆设

  一个温馨的家,需要各式各样的家具来满足功能需求,提升空间的美感。

  作为一个大家,我们的城市同样也需要“家具”的装扮。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杭州的大街小巷,分布着不同种类的“城市家具”:小区里的社区服务信息亭、饮水机,市政道路上的果壳箱……它们占据着城市的公共空间,可如今越来越多的城市家具正逐渐沦为摆设,甚至成了垃圾房?

  社区里锈迹斑驳的饮水机、马路街头上了锁的治安亭、人行道上杂乱放置的隔离设施?这些已废弃不用的公共设施,该如何处理?设置不规范的城市家具,又该如何管理?

  这是一道考验城市智慧的城市管理难题。

  近300个信息亭瘫痪,成了碍眼的摆设

  黑色的顶盖,黄色的外观,这座被废弃的信息亭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新华坊小区门口,进进出出都特别显眼。再走近一看,信息亭内小广告“满天飞”、蜘蛛网成堆,键盘上厚厚的积尘,说明它已荒废很久了。

  保安见钱报记者在查看信息亭,连忙喊道:“已经坏了,不能用了。”保安告诉钱报记者,这座信息亭只是小区的一个摆设,无人问津好几年了。

  说起这个废弃的信息亭,小区内的大伯大妈们也很有意见?张阿姨说,起初,这个亭子可以充公交卡、市民卡和手机余额等等,功能很全,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废弃了,也没人来过问,更没人管理。“现在占了地方不说,看上去就像一件大型垃圾。”

  除了新华坊,在杭州的老小区还有很多这样的废弃的信息亭。这些天钱报记者走访了下城区、拱墅区等多个社区发现,小区内废弃最普遍的“城市家具”就是信息亭,甚至有些已变成了垃圾房。

  而所有社区都面临了同样一个难题:这些废弃的信息亭,谁来管?

  杭州紫阳街道彩霞岭社区曾在2006年7月安装了信息亭,这在当年的杭州还是第一家。刚开始的确让不少市民点赞,但仅仅两三年,它就彻底成了摆设。这么多年过去了,尴尬依然如故。

  杭州拱墅区某街道负责人说: “一个小亭子,问题却不少。拆除要不要审批?以前社区支付的电费要不要先行扣除?问题一大堆,更何况我们根本没有得到授权,也没有这个拆除资格和能力。”

  新华坊社区章主任则觉得,如果拆不拆社区说了能算话,那也好办,“问题是我们没办法管。现在我们不知道找谁,联系谁,更不敢私自拆除。”

  钱报记者随后拨打了信息亭上的服务电话,语音提示,此号码已经不存在。

  ●谁来管:走进死胡同的信息亭,已成一笔坏账

  去年7月,本报曾对信息亭进行过报道,当时的采访表明,该项目始于2005年,不少关系人都已经无法寻找,包括产权人?杭州华泰万家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简称“华泰公司”)。

  时至今日,信息亭依然在各个小区停尘积灰,它到底该归谁来管?

  杭州市经信委曾参与过信息亭推进项目。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他们曾针对该项目向多个部门咨询了解,当时是经信委下属的信息中心负责联络协调,但信息中心已在几年前脱离经信委,并划并到了发改委。

  杭州市发改委信息中心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信息亭这个项目的确是2005年12月由他们审批同意立项的。对项目而言他们是审批者,但并没有直接介入某公司管理的权利。

  还有一个相关部门是杭州市民政局。哪些社区要装信息亭等信息,就是他们登记造册并上报的。

  “是的,我们进行了大量的排查,这些信息亭目前的确处于瘫痪状态,不仅如此,部分信息亭还欠下大量的电费。”民政部门调查的结果是,近300个信息亭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停电停用。“产权归属于华泰公司,无论是改建还是拆除,都必须先得到产权人的认可。”

  几经转折,钱报记者最后得知杭州诺威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诺威通信”),曾与产权人(泰公司)签过开发信息亭的合作协议。

  但诺维通信张总监也是一肚子苦水:他们做出了改造扩建方案,但方案必须得到产权人的认同才能进一步投资,可是产权人目前联系不上。“华泰公司好像消失了,信息亭还欠了近40万元的电费。”

  曾红火一时的自助售水机,如今不少已成废铁

  在小区走访中发现,除了被废弃的信息亭,小区自助售水机也是被废弃较为普遍的的“城市家具”。

  曾经的小区自助售水机也是代表了便民二字。几乎杭州大大小小的老社区都安装了自助售水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大部分也被人遗忘在了角落。

  在新华坊18幢边上的白色自助售水机,像一具被人遗弃的冰箱,早已锈迹斑斑,特别扎眼。自助售水机上有一张字迹已辨认不清的条子:“公司终止……停止供水,尽请谅解。2014年7月23日”

  小区物业阿姨告诉钱报记者,曾经也联系过售水机公司,但一直没得到确切的回复,“他们说不要了,但是我们也不敢扔啊。”在杭州各大小区中,这样的自助售水机被遗弃在角落的还有很多。

  钱报记者通过多方渠道了解,这类小区自助售水机,都是售水机公司自我推广进社区,属于企业个人行为。各大小区的物业或者社区,当初觉得这也是便民措施,于是跟售水机公司签订一份简单的协议,就答应售水机进小区了。

  ●谁来管:始终亏损无力继续,公司坦言“当废铁”

  昨天钱报记者也联系上了新华坊18幢那台自助售水机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台售水机的归属已不属于该公司了。“这台售水机是加盟的,属于个人老板,我们也没权过问。”

  该工作人员也坦言,自助售水机的行情很不好,确实有很多被废弃了。“自助售水机一直属于亏损状态,我们还坚持在社区放置,也只是为了起到宣传作用而已。公司业务早已转向家庭饮用水了。”

  随后钱报记者联系上了这台自助售水机的老板卢先生。表明来意后,卢先生也向钱报记者大倒苦水。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进社区占地费100元,水电费(商业)每个月至少200元,每个月还要定期维修检测,一个月成本就要400多元。就拿生意最好的夏天来说,一个月生意最好才赚500元。头两年确实有点赚,但到后来半年只有1500元的营业额,最后只好放弃。”

  卢先生认为,售水机被废弃说到底还是管理跟服务跟不上。“(售水机)不要了,当废铁卖掉好了。”

  短短10米路,却有三种隔离设施

  除了小区里那些被废弃的公共设施,杭州街头的“城市家具”同样存在随意设置,维护不到位的问题。

  比如说,杭州街头的隔离设施。这个原本用于交通秩序管理的公共设施,却由于设置随意,管理维护不到位,成了杭城街头一道难看的风景。

  在保?路凤起路口,晚报记者发现,只有短短10多米的交通隔离,却用了3种材质的隔离设施:交通路锥、隔离栅栏、金属隔离柱。

  在延安路上,有一处隔离设施的设置更为奇葩:在一个铁质的隔离栅栏边上还重复放置了一个石质的拱形隔离。

  ●谁来管:管理部门太多,缺乏统一标准

  由于隔离设施设置的功能不同,钱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它的管理的部门不尽相同。有的是交警部门设置的,有的则是城管市政部门摆放的。隔离设施的材质也都不一样,并且没有统一的标准。

  该如何安置城市家具,杭州制定美化标准

  城市的尴尬需要化解,怎样才能把这些“城市家具”规范起来?

  昨天,记者从杭州市城管委了解到,《杭州城市家具美化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刚刚通过专家评审,即将正式出台。

  杭州市城管委景观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份《标准》里涵盖了市政道路上电杆、岗亭、车站、隔离设施、道路、废物箱等十多类城市家具的规范设置标准。

  “总体的原则是做减法,强调城市家具的简约化。比如,这次对电杆的规范设置中,就要求整合现有各自林立的线杆,实行多杆合一。移除废弃、闲置的线杆。隔离设施要求统一样式,清除不必要的隔离设施,减少交通隔离设施的种类,同一道路上应设置统一样式的隔离设施,及时修理或清除损坏的隔离设施,保持隔离设施整洁有序。”

  另外,这个《标准》出台后,杭州首批将选择5条道路:西湖大道、体育场路、曙光路、新塘路、密渡桥路来做试点。试点效果好的话,会在杭州其他道路推广。





上一篇:美一华人大巴司机开车发短信被乘客录下 遭|o12conv ca 下一篇:越战最著名小孩找到 如今投身公益帮助战争孤|二嫂脱吧